http://www.passgram.com

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軍事新聞貼近性傳播探

  己亥歲末,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庚子新春,打贏防控阻擊戰全國動員。這場“大考”如此深刻地牽動中國、影響世界。

  突發事件報道考驗媒體的應變能力、策劃水平和專業素質,也是衡量新聞媒體綜合實力的重要向度。全媒體時代的傳播生態和傳播格局發生變化,媒體融合是其基本特征和發展方向。面對重大突發公共安全危機,如何發揮媒體融合優勢,增強媒體的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如何在傳播方式多樣、信息海量供給的喧嘩中保持定力,以高質量發展打造傳播制高點;如何通過資源整合、社會動員、應急管理等方式,建構、彰顯融媒體平台新機制、新功能;如何在傳播信息、傳遞聲音的同時,凝聚社會共識,提升輿論導向的思想力量,從而引導社會公眾科學理性應對風險……所有這些,既是新聞媒體轉型升級的內在要求,也是當代新聞人必須肩負的責任與使命。

  2020年春天注定會被歷史銘記。在這個春天,平安、健康成為全世界愛好和平人們共同的祈願。同樣會被歷史銘記的,還有我最親愛的戰友,他們以沖鋒的姿態詮釋著榮譽和使命,他們用篤定和從容為這個春天平添了一分綠色與生機。本期我們特別策劃了有關突發事件報道的幾篇文章,以期引起學術界對這一專題的理論關注,並有益于業界同仁研討提高。

  摘?要︰互聯網思維第一位的就是用戶思維,得用戶者即得天下,本文提出的貼近性傳播是基于用戶思維在新聞傳播中的具體應用。文章結合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軍事新聞報道案例,從體系需求、圖景展現、長效考量等層面對軍事新聞傳播的貼近性進行分析探討,為提高軍事新聞的有效傳播提供參考。

  作為引發國際高度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新冠肺炎疫情不僅考驗著人的免疫力,還考驗著新聞媒體的傳播力。在這樣一種特殊的新聞傳播情境中,軍事新聞作為重要的輿論引導力,如何在復雜的信息輿論場里,有效傳遞出以人為本的理念,真切體現部隊官兵在一線抗擊疫情中流露出的人道、人情、人性等精神價值,從而發揮出軍事新聞特殊的影響力和傳播力,是一種義務,更是一種擔當。這就需要確立用戶意識,緊貼受眾關切,及時發布權威聲音,轉變傳播理念,滿足受眾在特殊時期的信息需求。

  互聯網思維第一位的就是用戶思維,得用戶者即得天下,本文提出的貼近性傳播是基于用戶思維在新聞傳播中的具體應用。

  之所以提出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報道中軍事新聞要強調貼近性這一理念,主要出于以下考量︰

  一是以人為本是軍事新聞引導力的要求。堅持以民為本、以人為本,把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作為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這是社會主義新聞輿論工作的必然要求。作為新聞輿論引導的重要力量,軍事新聞必須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

  疫情無情人有情,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斗爭中,數千官兵奮戰在疫情防控的一線,有的在重癥病房、有的在基層社區、有的在物資運輸的路上……他們義無反顧、日夜奮戰,這是忠誠于人民的精神體現和價值所在。軍事新聞有責任將這種戰斗在生死線上、與死神賽跑的真情人性傳播給大眾,有責任將這種為維護人民生命安全而犧牲奉獻的崇高精神傳播給大眾。

  二是受眾呼喚理性而真摯的期盼。據公開報道,這次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疫情給整個社會帶來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一部分大眾甚至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厭倦、焦慮、恐慌等心理反應。從確保社會的良性運轉來說,大眾渴望並需要全方位以人為本的關懷。運用媒體力量積極傳遞正能量信息,對大眾進行正向引導,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之一。

  軍事新聞作為整個抗擊疫情輿論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完全有理由、有能力履行好正向傳播、安撫民心的職能。據有關輿情平台統計,軍隊接管火神山醫院、子弟兵馳援武漢抗擊疫情、駐鄂官兵夜間援建方艙醫院等新聞一度登上很多網站和社交平台的點擊量之最,很多網友還發出“子弟兵來了,堅定必勝信心”等由衷感慨。這類信息的積極傳播、持續傳播有助于穩民心、安民心,深切呼應了人的情感需求。

  三是建構正向傳播生態的內在要求。疫情造就了特殊的傳播情境,在媒體、大眾等多方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特殊的信息傳播生態形成。在這一生態鏈中,正向信息的主導地位非常有利于整個信息系統的良性運轉。但從實際傳播過程來看,正向信息和負向信息一直在博弈斗爭中。在我疫情防控工作取得顯著成效的同時,一些別有用心勢力不停展開污蔑、抹黑和造謠,炮制不實言論和虛假信息誤導民眾,謀求通過傳播生態的負向運轉,達到破壞團結、制造矛盾的目的。

  疫情防控是人民戰爭,也是輿論之戰。為了更好發揮正向功能,軍事新聞不僅要報道抗疫工作成效,真實講述抗疫一線的感人事跡,還要不回避問題和矛盾,及時回應社會關切和大眾訴求,敢于揭露和批判那些負向言行。尤其是在國際輿論場的角力中,軍事新聞要有效建構和發揮國際傳播力,用正向信息流消解負向信息流,構建暖人心、聚民心的正向輿論場,推動國際傳播生態良性運轉。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各路媒體平台對疫情防控工作展開了全方位、全時空、全媒體的報道和展現。從火神山醫院建設24小時直播,到方艙醫院全景解讀;從決戰重癥病房,到戰“疫”日記;從抗疫一線人員工作實錄,到後方家屬保障紀實;從社區村組的全效動員,到極具高科技特色的無人化抗疫……一幅幅具有鮮明人道主義的“戰”疫圖景清晰呈現,以人為本的理念得到積極傳播和充分展現。

  軍事新聞戰“疫”圖景亦是躍然生動,很多受眾喜聞樂見地表述、敘事貫穿其中。軍事新聞工作者通過多樣化方式真實表達了這一極具情感價值的傳播理念。

  一是在傳播主題的切入和定位方面,堅持貼近性表述。主題是整個新聞報道的邏輯起點。不做好主題的定位,不明確主題的切入點,很難形成有影響力的傳播效應。從實際報道來看,一些以人為本的軍事新聞主題為正向傳播發揮了提綱挈領的作用。

  首先,對特定人物群體的切入。貼近性傳播的主體是人,對象也是人,這是傳播活動的特定屬性。目前,圍繞特定群體的主題定位包括一線醫務人員、一線科研人員、退役軍人群體、民兵群體、後方軍人家屬、外軍學員群體等。在特定的傳播情境下,對這些特定群體的適時展現,可以獲得放大化傳播效應。如《大愛之光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關心關愛新冠肺炎患者記事》的主題切入就非常暖心、人性化,從危重病人、聾啞老人、年輕媽媽、90後技師,到危重搶救、心理服務、病房生日等一系列特殊的人和事,生動展現了人間大愛。

  其次,對特定區域空間的切入。疫場如戰場,部隊官兵在不一樣的“戰場”用生命守護生命,每一個奮斗在不同區域崗位上的官兵都是可書可寫的切入點。他們中有的人奮戰在污染區、有的人奮戰在清潔區、有的人奮戰在物資保障線等。盡管不同區間有不同特點,但大家都在頑強與病毒展開斗爭,用個體的犧牲奉獻換來整體的幸福安康,用個人生命守護大家生命,這就是人性的價值,是以人為本的精神折射。所以,《決戰重癥監護室》《隔壁病房里的千紙鶴》《願我們早日走出“紅區”》等一批從特定區間切入主題的優質作品獲得廣泛好評。

  再次,對特定工具載體的切入。工具是實現效果的手段,雖為物,但情亦真,物亦傳情。縱覽系列抗疫報道,以多樣化的防控方式和救治手段為主題切入點的稿件,同樣可以展現人性光輝,傳遞以人為本的理念,成為貼近性傳播效應的倍增器。比如《空軍“藍天快遞”暖心保障包關心關愛一線抗“疫”白衣天使》《運-20“硬核機票”為啥走紅走心》《開往火神山的巴士》《民兵分隊利用無人機預儲裝備投身防疫消殺一線》等稿件,就是從疫情防控中的特殊工具和載體切入,以物傳情,以物表意,讓受眾通過這些切入點深入感受一線抗疫工作,共享抗疫成果,增強抗疫必勝信心。

  二是在途徑方式的選擇和構建方面,堅持貼近性呈現。這里說的途徑方式一方面是指軍事新聞得以有效傳播和呈現的途徑形式,比如傳統媒體形式、新媒體形式、全媒體形式等;另一方面,還指信息文本的表現形式,比如文字、圖片、視頻、動圖等。在傳播效果的建構中,不同的傳播方式帶給大眾的直接感觀和情理感悟是完全不同的,有的可能震撼心靈,有的可能平靜如鏡,有的如高山行水,有的如涓涓細流。可見,貼近性傳播對于提升軍事新聞的有效傳播具有重要意義。

  第一,新媒體發揮現象級傳播優勢,滿足不同受眾的信息需求。在這一特殊傳播生態中,新媒體不僅給大眾提供了豐富多樣化的軍事類信息,滿足了受眾希望深度介入軍事信息域的渴求,而且軍事新聞文本還借此進一步提升了傳播效果,繼而形成一種現象級傳播狀態,這既是全媒體時代傳播理念的轉變,更是用戶思維的具體體現。

  一方面,很多涉及疫情防控的軍事新聞都是第一時間通過新媒體發布,新媒體成為很多民眾獲取相關軍事信息的首選方式。據有關輿情平台統計,從除夕夜部隊醫務人員馳援武漢開始,很多軍事新聞都是第一時間在微信、微博、各大客戶端等亮相發布,很多大眾主要通過新媒體平台獲得軍事新聞信息,並展開後續傳播。

  另一方面,新媒體憑借平台優勢成為軍事新聞提升影響力和傳播力的倍增器,影響了更廣泛的受眾。如《群“鷹”戰“疫”,緊急空運得益于體系制勝》《防控新冠肺炎心理教育微課來了》《你是誰?為了誰?》《火神山醫院有個微信“希望群”》等作品,被部分知名新媒體平台播發或轉載後,瀏覽量和評論量得到迅速提升,傳播效果明顯增強,于受眾、傳播者、被傳播者等而言,軍事新聞傳播的貼近性效應得到有效體現。

  第二,圖表式、圖文式等各類綜合傳播體,憑借超高的易讀性呼應大眾心理需求。不管是軍事新聞還是非軍事新聞,海量的信息流都會給大眾造成閱讀上的障礙與疲勞,在信息化時代,運用多樣化的編輯手法,將傳統文本以圖表配合、文圖綜合、文綜視頻等綜合傳播體的形式呈現,有利于顯著提升文本的易讀性,消解受眾因單一瀏覽形式而產生的審美疲勞,實現對大眾的心理關懷。如《毛毛教授和他的38個“微信好友”》這一報道,就創新使用了文字、動圖、工作照、肖像照、微信截圖等極具易讀性的綜合表現手法,剛播發沒多久就獲得了100多萬的瀏覽量。

  三是在文本細節的描述和表達方面,堅持貼近性敘事。貼近性敘事離不開文本細節的運用和處理,細節作為一種文本表述手法,之所以一直獲得很高的關注度和運用率,主要因為可以表達出很濃烈的情感狀態,可以渲染出很清晰的人性溫度。用好細節,同樣是軍事新聞實現貼近性傳播必不可少的形式。

  第一,多媒體文本的細節展現。全媒體背景下,對單一文本進行文、圖、視等綜合化的細節表達,可以收獲意想不到的貼近性傳播效果。以《戰“疫”里的溫暖—“兵說心事”解憂煩》為例,全文不到400字,細節展現多元,承載的情感系數自然很強。面對不少同志在戰“疫”中或多或少存在的來自于訓練、生活、家庭的煩惱,某單位創新開展了“兵說心事”活動,知戰士所想,解戰士所難。記者以直接引語的方式清晰展現了5名戰士當前的心事,細節化地處理體現出很強的情境感,不僅可以讓讀者形成一種情感共鳴,甚至還能觸摸到那種心理釋放的溫暖。同時,文中還使用了6幅戰士對話漫畫圖,有語言、有表情、有色彩,整體色調溫和、形象直觀,細膩的情感躍然紙上,一種發自肺腑的真情實感自然流露。

  第二,傳統媒體文本的細節展現。在與新媒體的競爭中,傳統媒體依然有著不可替代的存在優勢,豐富的細節表現手法同樣收效明顯。《決戰重癥監護室》就是一篇極具傳統媒體文本特點的作品,文中依托很多細節化描寫,真實再現無畏勇士、醫生李文放奮戰重癥監護室的情況。

  如“李文放快步上前,手握人工球囊,插穩鼻導管,在距離患者不到20厘米的地方,及時將氧氣一點點打進患者的肺里。”5個分句,“快步”“手握”“插穩”“打進”連續4個精準動詞,細致展現了醫者如何迅速搶救一名心髒驟停患者的全過程。與病毒激烈“交火”,較量就在這不到20厘米的距離里等表述一語中的,危險可想而知。全文字字珠璣,讓受眾身臨其境般體味到這種生死間的較量,貼近性傳播效應就在這些細節的鋪陳中逐步釋放和建構。

  再如《火神山醫院ICU病房里90後護士的三個角色》《火神山醫院的“倉庫保管員”曾在小湯山創造奇跡》《公交車上溫暖禮物》等視頻新聞通過畫外音敘述、人物對話、人物自述、多場景鏡頭等細節化的傳統表現手法,真實展現了一線抗疫人員的犧牲和奉獻,至情至性,動人心懷。

  四是在負面輿情的應對和處置方面,堅持貼近性的正面引導。從輿論運動的規律看,正向輿論場是在與負向輿論場的斗爭中發展。在全國上下齊心協力抗擊疫情並構建了良好輿論氛圍的同時,一些負向言論也“忙碌”在抗擊疫情的“戰場”中。綜合多方輿情平台信息,一部分完全捏造和肆意曲解的涉軍負面輿情在一定範圍內干擾了大眾視線。尤其在國際輿論場上,涉軍負面輿情在部分勢力的推波助瀾下,混淆視听,此起彼伏。

  涉軍輿情的特殊屬性,決定了其負面輿情應對的特殊性和復雜性。縱觀輿論演變的規律,負面輿情總會在事實和真相面前消解或消亡。所以,在與涉軍負面輿情的較量中,回歸事物本原,用鐵一般的事實與真相呼應大眾關切訴求、關照大眾心理至關重要。從傳播效果層面來看,這既需要受眾視角下的戰略定位和考量,也需要貼近性正面層面上的戰術部署和操作。要從建構長遠意義的大眾心理認同出發,在動態互動中展開貼近性正面引導的綜合施策,既有效批駁,又正向引導;既動態監測,又冷靜處理;既提前預警,又有效反饋。

  綜合多方信息顯示,一段時間以來,以新華社等為代表的主流媒體在推特、臉譜、優兔等海外社交媒體平台,多樣化全方位傳播我抗擊疫情工作實況,用事實真相呼應國際關切,引發全球網友點贊。相關文圖、視頻、網友互動等文本瀏覽量,以及轉、贊、評互動量均在這些平台不斷刷新,創下歷史新高。

  當前,全國疫情防控形勢積極向好,但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仍然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後疫情時期,如何繼續做好軍事新聞的貼近性傳播,有效履行軍事新聞工作的責任和擔當,需要考慮把握好以下注意點︰

  一是深入一線,廣泛挖掘,繼續全方位報道抗疫一線官兵的感人事跡,持續激發正能量、弘揚真善美,建構涉軍正向輿論場,營造強信心、暖人心、聚民心的輿論氛圍。

  二是時刻關注國際和國內兩個涉軍輿論場,及時回應社會關切點和民眾關注點,尤其要關注國際社交媒體的涉軍輿情演變,多形式展開涉軍輿情的正向傳播,全方位維護我軍國際形象。

  三是持續投入人力和物力,多舉措提升軍事新聞文本的易讀性、可讀性、必讀性,通過多樣化的信息傳播手段和表達形式,不斷提升主流媒體的全媒傳播能力,給大眾呈現出極具正能量的閱讀體驗和視听盛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